监管与互联网金融——以虚拟信用卡为例

2014-5-6

 

 
  在金融领域,创新生生不息,风险在所难免。互联网时代也是如此。
  金融监管,正确的目标,不是放任自流,也不是风险最小化,试图完全防范和避免风险,而是努力控制它,将其保持在一个最佳水平。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也是如此。
  何为金融风险最佳水平?监管如何才能将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控制在最佳水平?针对这两大问题,我们抛砖引玉,总结历史经验,分析当前实践,进行探讨,目的是为了理清思路,在互联网时期的金融创新和控制金融风险之间,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实现三中全会所制定的金融改革的目标。
  在讨论的基础上,我们建议央行,虚拟信用卡“暂缓推出”,时间宜短不宜长,要允许尝试,以鼓励创新和发展;控制规模,将风险控制在最佳水平。
  1.金融最佳风险水平。
  最佳风险的概念,是对应于两个极端概念而存在的。
  极端的自由主义思想,以为市场具有解决一切问题的能力,忽视对风险的防范与控制,导致风险过大,风险失控,这当然不是金融风险的最佳水平。历史上多次发生的股市灾难,金融风暴,金融危机,给广大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对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冲击。这种极端思维所造成的危害,历历在目,这种极端思维的错误性,人们已有充分理解与重视,无需赘述。
  但如果认为金融风险越小越好,则走向了另外一个错误的极端。前面说过,如同在经济活动中如何其它领域一样,金融领域没有零风险,因此金融风险也不是越小越好。认为金融风险越小越好,会误导人们去追求一个不存在的目标,贻误体制改革,妨碍经济转型,祸及经济发展。这有如吃饭有可能被噎,喝水有可能呛,怕噎怕呛即不吃不喝,结果只能是生命的终结。又如天总要下雨,地总有扬尘,出门怕树叶砸破头,走路怕踩死蚂蚁,结果只能是自囚于牢笼。
  我们可以具体想象一下,如果总因有风险而不为,不允许创新,金融领域会是什么样子。
  纸币代替金银,是金融史上一个最重大的创新。持有和使用纸币,人们手上的钱面临见不得水、见不得火、怕被虫吃,怕风吹走的风险,还有政府滥发钞票货币贬值的风险。历史上还真有些大学者和掌权人,看到纸币的种种风险,力主废掉纸币,重新回到唯有贵金属才是货币的时代。
  银行的出现是金融机构的一大创新创新。钱存银行有风险吗?对这样的问题,多数人第一反应很可能不是去回答它,而是想:谁这么无知,提出了这么幼稚的问题?
  同样,信用卡有风险吗?虚拟信用卡有风险吗?答案都是肯定的。
  承认纸币有风险,银行有风险,信用卡有风险,大多数人不会为了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避免这些风险,不接受纸币,不使用银行服务,不使用信用卡。大家知道,回到随身携带金属货币进行交换的时代,意味着社会的严重倒退,经济效益的巨大损失和生活质量的大幅度下降。
  最佳风险水平不是一个特定的数值,而是在风险过大和风险过小这两个极端之间的一个区间。在这个区间,人们不会因为风险过大而担心自己的财富遭受难以承受的冲击和损失,也不会因为风险过小而过多损失财富增值的机会,损失生活和经济活动中本来可以享受的便利和舒适。
  2.实现有效金融监管。
  要将金融风险控制在最佳水平,金融市场必须有监管,对金融金融机构和金融活动,必须有规范、有指导、有监督,使整个金融行业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违法受惩,违规挨罚,而不是走向自由主义的极端,完全放弃规范制度和监督;也不能走向风险越小越好的极端,对一切有风险的金融活动均一禁了之。
  认可这个原则,离实现有效监管,将金融风险控制在最佳水平,仍然相差甚远,实行有效金融监管,仍然会困难重重。
  具体来说,实现有效的金融监管,至少有两大困难。一是人们对最佳风险水平的理解,仍然停留在定性层面,即避免两个极端,而不能对最佳风险水平给出一个更加准确的区间。二是人们不知道监管手段与监管效果之间的准确关系,即对各种监管手段降低风险的效果,缺乏量化的认识。
  这些困难,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金融行业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即金融业的行业特点,造成了金融监管的很多特殊困难。金融资产具有超级的流动性和一般性,金融产品具有超级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这些特点,使金融行业的道德风险特别严重,诸如管理不善、监守自盗、销售欺诈和逆向选择等问题,在金融业都比其它行业严重得多。很容易想象,在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创新的高峰时期,金融监管的复杂性和困难性会变得更加严重,更加突出。
  金融监管的重重困难,使监管当局即使不想走极端,还是很难把握一个合适的度。更多的时候,金融监管常常感到左右为难,不是多了,就是少了,多了听抱怨,少了被责难。
  金融监管要怎么才能克服这重重困难,实现有效监管,将金融风险控制在最佳水平呢?
  答案只有一个:试。一部金融监管的历史,就是“试着来”的历史。金融监管政策推出,到政策调整,再到提高政策水平,完善政策效果,都必须靠“试”。
  在发达国家,无论是对银行还是对证券市场的监管,都已经有了数百年的历史,监管体制和监管措施从无到有,增减删改,至今仍在不断调整完善,今后也仍然会不断调整和改进。对其它各种金融创新的监管,大体也都如此,都是一个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尝试,不断发展和完善的过程。
  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金融监管,也遵循了“试”的原则,通过大胆尝试,不断改进,逐步完善,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既支持了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又有效防止了大的金融风险。30多年来,中国金融监管机构逐步改革了现金管理体制,银行体制,融投资体制,外汇管理体制。每一次重大改革,监管当局都在大胆尝试的过程中积累经验,在条件成熟后全面铺开。经过30多年改革与发展的积累,中国的金融体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已经从计划经济时期扮演财政出纳角色的单一银行体系,发展成为具有多种类型银行,多种类型金融机构,丰富多彩的金融活动,初具规模和初具市场规范的多元体金融系。中国金融改革已经取得的和正在取得的巨大的成就,金融监管功不可没。
  历史证明,一个“试”字,既是无奈,也是合理的和积极的。人类智慧有限,面对复杂的金融活动和金融创新,我们缺乏先见之明,不能一开始就知道风险的表现形式和程度,也不清楚各种监管手段的效果,不试,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试,就不能发展和完善有效的金融监管,这是无奈。敢试,就有创新和发展的空间,就能够进步,这是积极的。
  历史证明,一个试字,包含了丰富灵活的内涵。既然是试,力度和方法上对错都难免,都不可过分纠结。大胆尝试,从力度上来说,可以开始力度大一些,发现过了再逐步减弱监管力度,也可以开始力度小一些,发现不足再逐步增加监管力度。不同监管方法也都可以尝试,对了的就坚持下去,错了的再改正过来。
  3.互联网金融监管 – 以虚拟信用卡为例。
  回到现实,我们知道,中国的改革开放还远没有结束,还继续下去并不断深化。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是:改革开放永远没有过去式,只有进行时。
  当今中国金融业最热门最有活力的领域之一,就是互联网金融。在这个领域,一大批不同所有制的企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在支付和其它金融活动中,利用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机遇,正在把中国金融系统的改革和创新都带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
  对互联网金融的认识,我们首先要看到,其发展体现了科学技术的最新成果,代表了世界金融发展不可阻挡的趋势,是金融发展史上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我们同时也要看到,有如任何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互联网金融充满风险,因此需要有监管。
  回顾过去几年的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我们看到,监管当局秉持了长期形成的优良传统,允许尝试,鼓励创新,评估风险,再调整和完善政策,在“试”的过程中,实现有效监管,在创新与风险控制之间,取得了很好的平衡,实现了互联网金融的大发展。前面说到,没有有效的金融监管,就不会有30多年来金融界改革的巨大成就。同样,没有最近几年金融机构的有效监管,就不会有目前中国互联网金融朝气勃勃的大好局面。正因为如此,人们应该在对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充满信心的同时,也应该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充满信心。
  在这个总的认识下,来看央行最近的一些举措,比如暂缓虚拟信用卡的发放,都可以认为是国家最重要的金融监管部门在大胆尝试过程中的具体举措,这些措施反映了央行希望对过去几年互联网金融发展的经验进行总结,对虚拟信用卡的风险进行评估,在此基础上推出有效监管措施,为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央行不会对互联网金融的历史趋势和历史意义视而不见,央行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对互联网金融采取以禁为主的态度。
  正确理解了央行最近的监管举措,参与互联网金融的企业,都应该调整心态,在央行制定的“休渔期”抓紧时间,配合监管,完善管理,在积极创新的同时,大力提高自身风险防范的水平。
  与此同时,我们也建议央行,根据三中全会积极推动和深化改革的精神,紧跟世界金融发展的大趋势,遵循不试就不能建立有效监管的原则,虚拟信用卡暂缓发行的时间,宜短不宜长。不试,就不能创建有效监管,就没有进步,就没有创新,就不能发展。
  在尽早允许虚拟信用卡使用的前提下,如果对虚拟信用卡的发行感到没有把握,希望在其发展初期取更加谨慎的态度,可以先对虚拟信用卡的发卡数量,单卡金额和使用程序上予以比较严格的控制,建立一块 “试验田”,在这块小小的“试验田”上对虚拟信用卡进行观察,积累经验,完善监管,为其未来健康发展创造条件。
  最近被叫暂缓的中国第一张虚拟信用卡,是由一家国有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牵头推出的。该银行属于中国银行体系中的国家队,具有相当的实力和资历,也具有相当的风险控制意识和经验。除了通过互联网技术、信息技术和保险工具来加强风险防范,还将首发规模限制在100万张卡,单卡最高限额为人民币5000元。可以相信,在中国金融总规模过百万亿的广阔天地里,这块总规模不足50亿元的“试验田”,其自身风险和给整个中国金融系统带来的风险都非常有限,完全可控,央行完全可以大胆发挥自己“试”字当头的优良传统,在“试”的过程中积累对虚拟信用卡监管的经验,实现对其的有效监管,为中国金融体制的改革、创新和发展,再下一城。